师生文苑

心若向阳,便是晴天(作者:王婕)

2017-11-06 10:24

一 谁的心底没有故事

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有属于自己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它埋藏在灵魂的最深处,或是情感的困惑,或是无尽的空虚,亦或是沉重的孤独。

王婕的童年是酒红色的,很深很暗的酒红色。“那时候家里窗户用的是暗红色的窗帘,到傍晚就会被拉上。早上醒来时,太阳的光亮穿透窗帘的感觉令人窒息”,“爸妈总是吵啊吵,碗碟杯子摔碎在地上的声音会让人心里发麻”,王婕说,“后来也就习惯了,干脆就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到最大,这样就盖过争吵的声音,也就听不到,不关心了。”

2008年,也就是举国欢庆北京奥运会那年,也是5.12汶川大地震那年,王婕的爸妈离婚了。

在法院的判决下,王婕归母亲,哥哥归父亲。那年的她年龄尚小,并不懂得“离婚”意味着什么。她只记得那个夏天母亲一个人躺在没有床垫的木质硬床板上,她跑进门,扑在母亲身上大哭,母亲头一歪,侧过脸去流眼泪,却再没有表情。

母亲终究还是没走。她舍不得一双儿女就此分离,还是留了下来,并对父亲说:“如果你以后可以诚心守着家过日子,那这个离婚证就只是一张废纸,咱们还是一家人。”

然而,母亲的坚守并未换回父亲的真心。到高一那年,王婕说,也就是2013年的春节前后,父亲就不辞而别,从此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她从父亲电脑里留下的QQ聊天记录中才得知,原来父亲在网上找到了“真爱”。

从这时起,王婕心中的自卑愈发凸显。她不敢与别人对视。因为破鞋的缘故,坐在教室时,她总是把自己的脚藏在桌椅下面,或者干脆蹲在书桌下,用纸箱书本盖住自己的脚,双手抱膝,蜷缩在身前,静静发呆。

每天一个人走在路上,王婕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关于父亲的幻想。“我想了他回来以后见我的各种各样的场景,有时候想着怎么羞辱他,为此断绝关系书写了一封又一封。有时候又觉得看到他,自己会哽咽说不出话来,于是谋划着要怎样甩掉他。他一直没回来。”

自卑不足,自信有余。一向爱出风头的她,开始不断地怀疑自己,每一点小错误都会使她不断地责怪自己,一点小事就会让她发狂,心痛的感觉就像被人撕扯一般,心一痛,眼泪就无法抑制,这个世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变得敏感而多疑,畏缩不前,什么都不敢再去争取。

屋漏偏逢连夜雨。父亲走后不久,夏天到了,连月的阴雨,她家的两孔窑洞不堪重负,“轰”的倒塌了。所有的东西都被埋在了里面,这下是真的一无所有了。于是她和母亲被村委安排到了村庙里居住。村委给她和母亲发了床被枕头等日用品,并办理了低保。

“天大地大,就真的就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吗?”说到这里,王婕用鼻子猛吸了一口气,张开嘴,又缓缓地吐出。“住在庙里,我才知道蝎子扎人有多疼。”“刚搬进去的时候真的很难接受,砖铺的地面特别湿,满地的西瓜虫。我本身就对这些小东西有些恐惧,有时候它们会爬到床上。房顶不高,蜘蛛拖着丝就挂下来了,早上穿衣服,里面有虫子”。

房子塌的那天,母亲丢掉了在超市的工作。王婕说,当时母亲瘫坐在椅子上,涣散的目光仿佛看着前方,一片空洞。她对母亲说,“没事,妈,我们会找到更好的事情去做的。离开超市说不定是一种机遇呢!”

母亲不说话。沉重的经济压力,让她早早白了头发,小孩子们常常“奶奶”“奶奶”地喊着她。

每节体育课,当所有的同学都在草地里坐下,王婕会一个人倒跑两圈,这是她的惯例。“两圈下来,手心全是汗,每当中途想歇息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跑不动了吗?连两圈都坚持不了,你还能做成什么事情呢?’”

每当感到生气时,“我就绕着校园跑步,快速地跑,想休息或放慢速度时,就问自己‘你不是生气吗?你跑呀!’,直到精疲力尽,就只感到乏累了。”

她不断地去思考,却总是想不明白。她总是一个人绕着学校外围的栅栏慢慢悠悠地走来走去,或者在没有老师的自习课上一个人偷偷溜出来,找一个僻静的、谁也找不到她的地方就那样静静地坐着,任凭泪水肆虐。“哭,不是因为难受,而是因为不哭会更难受”,她逼着自己流眼泪。

“家本来就是一个抽象名词,高中那三年,我觉得是我目前人生中最重要最关键的三年。那个时候,总是不停不停的思考。尤其是高二的时候,情感生活的失意,对父亲彻底的绝望和仇恨,住进庙里的那个月,母亲又失去了在超市的工作,而母亲因为一次车祸两次手术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加上庙里湿气重,腰疼,那时候真是感觉走投无路了。极度的压抑和自卑,自言自语,独来独往。我一直想:人生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为什么活着呢?我有什么必要存在呢?”

“为了钱财?我什么都没有。”

“为了爱?为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可当爱你的人离你而去了呢?如果只是以爱之名而非真爱呢?亲生父亲都这样,更何况其他人呢?”

二 刻苦奋斗是与命运抗衡的资本

从自己的思考中,王婕得到了当时觉得“很坚定”的答案:“人就是为了经历更多的苦难而活着,生存的意义就在于痛苦。人生不过一场虚空。在这一场虚空中能完成什么样的事情,百年之后你能给这个时代留下些什么,做出哪些贡献,才是目的。情感是虚无的,易变的,人生的终极意义在于死后的灵魂归宿。”

在这样的观念的指导下,王婕要求自己必须刻苦奋斗,“人生不过一场梦而已,既然明知是梦,就不要太把生活当回事,那些所谓的苦难不过是一时的考验而已,决不能在梦中放纵自己。忍忍,忍忍,忍忍,一切都会过去。”

王婕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在左手手心写下“一切都会过去的”七个字。每当感到难受时,都会用红笔芯一遍遍地描这几个字。那时,日记是她最好的朋友,包容和记载了她一切的不安和烦恼。

在无数个难以入眠的夜晚,王婕就不停地背英语美文Youth以哄自己入睡。“我背了整整一年,以至于到现在仍能脱口而出。隔段时间也会装模作样地换换口味,背背道家的清心诀”。

哥哥看到房塌人散,就去找父亲,父亲拿不出一分钱来。感于母亲经济沉重的压力,哥哥羞于开口向母亲要钱,执意辍学离家打工。哥哥临走的时候,妈妈对他说:“孩子,妈妈手头没钱了,只有这六百零钱,都是我卖烤肠一根一根卖的,你先拿去,不要嫌弃。到了外面要看好自己。”他含着泪点了点头,从妈妈手中接过那一沓六百张面值一元的钱,略带哽咽地说:“妈,没事。你也要看好自己,一定要好好供妞读书。”说完便慌忙转过身去,用袖子擦了一擦泪水,就离开了。旁边的王婕将这一幕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

“辍学,我从来没想过还会辍学。哥哥辍学让我觉得很难受,我那天写了日记,记录了自己的感受。我觉得家的希望在我身上了,不好好学习,真的没出路了。”

“不过,态度和行为有时候完全是两码事,虽然知道要好好学习,但有时候就是学不进去”,王婕低靡的情绪让她的母亲不安。母亲说要带她出去旅游,她起初不以为意。“我没想到我妈真的就借了三百块钱带我去了皇城相府,我真的觉得她能舍得花这个钱非常不可思议。”这次旅游,钱终究没有白花。王婕被这个“走出41位贡生、19位举人、9位进士、6人入翰林”的显赫家族震撼了。而此显赫家世,在一定程度上说,全系陈廷敬一人。“心一下子就打开了,一个人可以改变一个家族,那我也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努力改变自己、改变家庭现状。”

高中时,县里的图书馆开了,班里许多同学都去那里借书读,王婕也跟着去了。那时候她读书很痴迷,刚开始读人物传记,林肯、朱元璋、武则天、韩信......,王婕说“看到他们的人生就觉得自己太幸运了,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后来,读某本书时,书中总实是会不自觉地推荐书目,那时候读了儒家的很多书,慢慢建立了自己最初的人生观和世界观。”

后来,母亲又支了个摊子卖零食,王婕一放假就回去和母亲一起守着卖东西。平时她们连一根烤肠也舍不得吃,“本来卖的就不多,连本带利吃掉,就没必要卖它了”。守摊久了,王婕也学会了做鸡蛋灌饼。买卖虽小,但形形色色的人却不少,从一开始不好意思卖东西,别人一为难就只会哭泣,到后来学会与人搭腔,王婕竟能一个人看守整个摊位了。

夏天的中午摆摊很热,人也少,几乎所有的摊位都收了。王婕却舍不得离开,坚持守在那里,“多多少少都会卖一点”。因此王婕中过两回暑,母亲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王婕说她亏欠最多的就是母亲。“我是踩着她的尸骨眺望外面的世界”,王婕说着低下了头。

母亲总是告诉她“现在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担心。”让她能安心的呆在学校学习;母亲告诉她:“我不仅是你妈,更是你的朋友,有什么事都可以告诉我。不论你做了什么事,不管对的错的,我都理解你,会支持你,帮助你,永远不会怪你。你已经很棒了”。

因为她常常会莫名其妙地悲伤,而且往往不受控制,无法抑制,只能放任自流。所以她常哭着给妈妈打电话,而母亲总是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学校,出现在她的面前,替她向老师请假,带她出去吃饭,逛街,散心。

每次放假回到家,她总有肉吃,有电视看,她的妈妈对她说:“你看,现在的生活多好,多安静。再说了,住在庙里,庙里的神灵看到咱们可怜,也会保佑咱们的。以后你考一个好大学,在咱们村里那可就是大新闻了。那时候大家就都会夸你懂事,坚强”。王婕信以为真,每次回家都会装模作样得到大殿和偏殿里溜一圈看一看。

高考结束了,她回到家里,跟着母亲生活了两个月,发现了家和母亲的“本来面目”。大夏天,别人穿的很单薄,她的母亲却还捂着厚厚的棉衣;母亲还因为庙里地面的湿气重而腰疼;母亲还有严重的肠胃炎,嚼去疼片如同吃糖一般自然。原来并不是一切都好,而是母亲报喜不报忧。

高考结果出来了。王婕被长安大学录取,就要到古都西安读书。和母亲在一起工作的人都为她高兴,她们告诉王婕,你妈真是不容易,一边卖着烤肠,还要兼职拖地,平时连蔬菜都舍不得吃,总是捡些烂的便宜的菜晚上回家炒炒,第二天和着干挂面把它吃掉,光干挂面就吃了两大袋了,你可得好好报答她……

原来肉都是给女儿吃的,母亲舍不得吃一口。暑假回到家,王婕才发现,原来人们对庙有一种天然恐惧,都敬而远之,没有有谁真正愿意住在这里。神灵的保护不过是母亲安慰她的一种方式。而一切都好不过是母亲的谎言,一个善意的谎言。

记者问“你是怎么看待你的过去的”,王婕笑了笑,说“我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接着低下头,咬了咬下唇,又抿起嘴,轻轻地长吸一口气,抬起了头却不看记者的眼睛,目光向着正前方偏下斜30度,说“我读张爱玲的小说,知道这些事是再普通不过的,只是现在它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而我那时还小,什么都不懂,把它看的太重,所以才会有这些问题。”说完抬起眼,露出勉强的笑容,目光落在记者的眼睛上,咧开嘴接着笑着说“但现在不一样了呀,我身体健康,智力也不差,长得也还行,生活对我还算不错吧。”

三女儿当自强

王婕所在的村子与别处不同,它因煤而兴,国家在那里设立了矿务局,带动了村内经济的快速发展。在这里,矿务局职工、本地村民、外来务工人员等形形色色的人构成了一个特别的生活环境。职工子弟与农村娃逛着同样的超市,遛着同样的大街,却过着截然相反的生活,贫富差距悬殊,能为子女到矿务局谋份差事是村民们不懈努力的事情。

高中毕业后,王婕一心想要去北京。“班主任怕我担心学费,劝我读免费师范生。一些村民劝我留在山西,山西大学,山西财经,太原理工都不错,而且到时候毕业后很容易到矿务局找一个不错的工作。就当下毕业生就业形势而言,守着家总是更稳妥也更省钱一些。可我一定要出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出去。”母亲建议王婕选读经济类,但她尊重王婕的意愿——新闻。王婕说她很庆幸选到了自己喜欢的专业。

当王婕确定被长安大学录取时,隔壁阿姨唤她做“大学生”,她感到不好意思,羞涩中夹杂着几分喜悦。

“刚刚进入大学时,自卑感还很重。即便到现在,也还是会不自觉地产生失落感。”,王婕说,尽管知道这实质上是没必要的,但在现实的落差中,就如同一句歌词“就让我听着这天大的道理,不愿意明白”一样,这种失落很挫败人,让人怯懦,会一口一口吞噬自信和个性。

王婕说她强烈地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看看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社会,不同的制度。“眼界不够,思想怎么会有深度呢。”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大一时她就走出了国门。

因为贫困生的身份,去韩国——在很多人眼中是一种消费和享乐,对王婕产生了一点负面影响。“在韩国,我看到了别人的生活,触动挺大的。实际上,我们没有什么不同,除了出生,这是没办法的事。”因为见过的东西少,在大学里发现别人习以为常的一些电子类产品自己都没见过,什么都不懂,对没见过的事务感到新奇又畏惧,所以她总是害怕丢脸,总是觉得尴尬,总是自卑。

古筝是王婕从小就有的梦想。从韩国回来以后,想学古筝的欲望就愈发强烈了,但她又不好意思和母亲提。于是王婕就用白线充当琴弦,在鞋盒盖上穿出21排孔来,自己观看网上的免费教学视频。慢慢地,也看懂了一些。母亲看到后,出于心疼,便带王婕去询问了学习的费用,一节课90元,高昂的费用让王婕望而却步。

新的学期开始了,她还是不断地看视频教学。但鞋盒子做的弦根本松软无力,起不到练琴的作用,于是她就用圆珠笔在A4纸上画了21根琴弦,并用绿色水彩描出了5音弦。

“知道自己得到励志奖学金,终于狠心在九月买了一架廉价古筝,听着廉价,但也花了一千块钱呢!”。在自学了一月后,王婕发现视频教学问题太多,所以在10月23日自考考试结束后报班学习。经过反复比较,王婕最终选择了一家费用较低的学校,每堂45分钟的课,来回都要坐三个小时的车程。

从韩国回来以后,王婕一件衣服、鞋子也没买。“我的焦虑,就是自己太浅薄。必须要学习。”王婕选择韩语选修课,在别人眼中很水的选修,她每个周六都要早起很认真地去上。学韩语对她有什么用呢?或许她在做着许多看起来没必要的事情,比如学古筝,比如自修英语的双学位,总是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拿着百度地图飘荡,摸索,跑来跑去,赶来赶去。再比如认真听每门课,包括一些在大家看来“水”得实在没必要听的课。每堂课都坐在第一排,“有时候前三排只有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里。”

王婕喜欢一个人走路,一个人思考,养成了习惯。有时,她会觉得一个人很难堪,总怕别人觉得她不合群,孤独,偏僻,自闭。直到在大学课堂里,她学到“人内传播”这一概念,老师说:“自己和自己对话也是传播的一种,它属于人内传播。伟大的成就来源于独处。世界上但凡有点成就的人,都有高效的人内传播,他们老是喜欢为难自己,有时会把自己搞得很痛苦,但这也是必要的。”

当记者问到她的价值观时,她从靠着的椅子上坐正,身体略微前倾,看着记者,眼神中放着光芒,“得不到的梦不能算了,你可以为它努力,积蓄力量。人的高贵在于灵魂。人的意义在于思想”,“人生不是一场虚无的梦。它是真真切切的存在。现在才是最重要的。这一刻的自己,自己的内心感受才是真正存在的。没什么比现在这一刻更真实”。

大一王婕初到长大,要与母亲分离的时候,母亲对她提了一个要求:不耻下问。不耻下问的意思是“向地位比自己低、学识比自己少的人请教,也不感到羞耻”,“我很浅薄,是绝不敢担这四个字的。但这个词语还有另一种解释:‘不以向别人请教他们认为很低端、很简单的问题为耻。’母亲不过是希望我能好好学习,敢于发问,积极思考。这四个字我一直谨记在心。不论上什么课,我都坐在第一排。”王婕说。

在课堂上,老师正在讲课,讲到大学的意义,说:“上课最重要的不是记笔记,王婕,你说,上大学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

王婕回答,“思想”。

老师接着说:“读大学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思想,为了打破个人的局限。学习不是为了奖学金,不是为了高分数,而全在思想。”

到现在,大学生活已经度过了两年,王婕各类比赛中共获得24个奖项及荣誉称号,其中国家级5个,省级1个,在暑期社会实践活动中被评为“先进个人”,被评选为2016到2017学年青春榜样优秀本科生代表。

“一路走来,我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帮过我的人,我都会记得。尤其感动的是我只是个无名小卒,帮我无利可图,却仍愿意伸出援手。如果万一以后有能帮到他们的地方,我一定会尽力而为。如果没有那样的机会的话,我也会真诚地祝福他们生活幸福,功成名就。”

王婕的一位大学老师告诉记者,若不是王婕亲口讲述,她怎么也想象不到王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她给人的感觉是在一个非常优越和完整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姑娘,开朗、乐观、自信。”

在和另一名记者聊天时,那个记者对她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未来在你辉煌的背后,一定有人默默做出了更大的牺牲”,听到这句话,她低下了头,轻咬唇,说“不是未来,是现在,我的母亲已经付出了太多。”

女儿当自强,王婕说她很喜欢女儿这个词语。“这是因为别人对你的帮助或是看中你的权势钱财,或是潜藏的回报,你一旦失去那些条件,就没有人会帮助你了。而不论你多么精彩还是惨淡,父母都会一如既往的对你好。他们的帮助来源于爱。如果每个人都把我看做她或他的女儿,那会多么美好温馨!以此类推,如果社会都能以待‘女儿’之心待他人,我们的社会会多么美好啊!”

女儿当自强,要自尊,自重,自信,自立,自省,自勉,而不能自贱,自轻,自卑,自怜,自傲,自闭。不要指望依附于谁,必先独立方能认清自我。



上一条:六岁的我(作者:程伊莎)

下一条:鱼(作者:华珊俊琦 )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