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文苑

鱼(作者:华珊俊琦 )

2017-11-01 10:43

你还在挣扎什么?

­——题记

穿过拥挤的人群,在一个个狭窄肮脏的小道里寻找着,男人终于发现了一条比较满意的鱼。

“多少钱?”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似是不满意小贩手上拎起来的鱼,又好像已经厌烦了在这种市井庸俗的地方讨价还价。

“这条大鱼新鲜着呢,昨天才钓的,你看看?”小贩敏感的神经迅速捕捉到了问价者的不耐烦,却会错了意,生怕别人不相信一般,用反复多次被浸湿又晒干的带着破洞皮手套的双手捧起这条鱼,夸耀着这条鱼。

那到真的是一条漂亮的鲈鱼,足足有一尺长,说不出来的灰黑色外皮像是它的晚礼服一般,完美贴合。被小贩抓起的瞬间,它不满的扭动着、挣扎着,好像这样就能逃脱它的命运,阳光下,那跳动的鲈鱼好似一个不安的音符,一排排整齐的鳞片,在冬日不算热烈的明亮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小贩赶紧把鱼扔回水里,重重的一下,溅起一片水花。

“两斤多,看在大过年的,收你40块。”褪下早就该扔掉的皮手套,小贩搓了搓因长期在水里泡着而冻红的双手,虽然这样并不能暖和一点,毕竟那双布满冻疮和老茧的手在长期冰水的浸泡下已经没有什么知觉了。

“真的是昨天新钓的?”明显不相信。

“是啦是啦,俺们兄弟昨天在那边水库钓的。”小贩心里一慌,操着一口方言,随口扯了个谎。

“给。”像是相信了他的话一般,男人掏出了钱,递给小贩。

小贩接过这张面值五十元的人民币,放在一边的木箱子里,顺便翻找着零钱,在杂乱无章的一堆100、50、20、5和一元纸币中,找出一张十元纸币,递给男人。

鱼有力的甩动着它漂亮的尾巴,在小贩的摔打下,跳了起来,滚到一边又一边,无奈又被小贩抓起。

一下,两下······那只漂亮的鲈鱼一次又一次的被小贩用力摔打在血水混杂的泥泞的地板上。

似乎做再多都不过是无用功,可是它还是拼尽了全力去挣扎,去跳跃,去摆脱。

摆脱什么?难不成是宿命?没用的。

“好了,给你,没弄死,还新鲜着呢。”小贩把已经挣扎不动的鱼递给男人。

男人接过鱼,再次穿过被叫卖声充斥着的,喧嚣着人声的,肮脏又拥挤的小道,走向另外一条依然拥挤肮脏的小街。

小贩带好皮手套,坐回凳子上,像其他小贩一样继续叫卖着。

阳光下,刚才鱼挣扎过的地方鲜红一片,那是新鲜的血,也有上一条拼命挣扎的鱼的血迹,一层覆盖一层,循环往复,周而复始。

男人把并没有完全死透的鱼放在用了十几年的胖胖皮沙发上,换鞋进屋,却引起了妻子的愤怒。

“把这脏东西放在我刚擦干净的沙发上作甚!”尖锐的声音传入耳朵,把对生活的不满和不安于现状的无力感,全部融入这愤怒的嘶吼中。

塑料袋里包裹着灰红色的鱼,躺在老旧的已经被污垢覆盖的看不出本色的灰黑色皮沙发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和悲伤,仿佛这个画面出现过无数次,在时间的车轮中,交替出现着。

女主人嫌弃的望了一眼沙发上的鱼,摔门而出。

愈是多动一分愈是多一分红的鱼,似是休息够了一般,突然跳了起来,打破了与沙发和谐的场面。

它被搁置在一个蓝色长方形塑料盆里,在某次挣扎之后。

孩子给盆里接了许多自来水,在听说爸爸买了一只还在活着的鱼以后,兴奋的跑过来,看这只‘还不死’的鱼。

它已经没有力气正过来身子了,只好侧躺着,漏出一半的肚皮。

那是一只漂亮的鱼,眼睛框是鲜亮的银色,像是工厂里新生产出的螺帽,眼珠黑亮,如同小孩玩的玻璃珠,尾巴有力的微微翘着,很是神气。黑亮的皮就像新买的皮鞋一样好看,肚子很胖却不会让人觉得腻味,反而让人觉得强壮无比。

那是一条不再漂亮的鱼,在蓝色的塑料盆里,玻璃珠子一般的眼睛凹了下去,微卷的尾巴无力的拍打着,两片鱼鳍还在摆动,尽管是那么微弱,一下比一下微弱,一次比一次间隔时间长。

全部都是血,从眼睛到嘴巴,从胖胖的肚子到微卷的尾巴,所有有缝隙的地方都布满了血迹,像是为了庆祝过年的那种大红色,喜庆的漂亮的大红色,污染了一盆干净透明的水。

“哎,快翻肚了,不好玩。”孩子观察了一会儿,失去了兴趣,转身要离开。却又转头,深深的看了它一眼,似是怜悯,又似是鼓励,总之,鱼没有读懂。

连孩子都知道鱼翻肚就是死了,而鱼又何尝不知道自己已经半翻肚了?

可它却还是不放弃的用尽全身力气一下又一下的努力呼吸着,挣扎着,好像这样就能摆脱这样的命运,好像这样它就能活下来,好像这样它就能回到它的家一样。

你还在挣扎什么?有用吗?

没有人回答它,鱼只有七秒钟的记忆,它没有记住孩子的眼神,没有记住女主人的嫌弃,没有记住小贩的谎言,甚至没有记得自己的家。

它不知道,自己不曾在大海里遨游,不曾在大江大河中奔波,它的家不过是郊区的一个养殖池。

它却以为,它真的深深的以为,自己曾经在大江大海中神气的翘着尾巴,摆动着身子,用玻璃珠子般的眼睛一眼万年,曾是世界上最漂亮最幸福的鱼。

或许是这样,所以它用力挣扎,一下又一下,每次都用尽全部力气,像是最后一下。是对命运玩弄发出的抗议,是对不甘心结局的怒吼,是对生命的渴望和被剥夺自由的嘲弄。

你还在挣扎什么?

有用吗?

直到被放进锅里的那一刻,它最后跳动了一下,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被端上桌的那一刻,它没有挣扎,它还是没能改变它的命运。

瑞雪兆丰年,那晚下雪了,新的一年到来了。

新的一年,叫卖声还是充斥在那一个个狭窄拥挤又肮脏的街道,那里还是人来人往……

你还在挣扎什么?



上一条:心若向阳,便是晴天(作者:王婕)

下一条:遇见你是我的幸运(作者:朱乐)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