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生文苑

河对岸的孟加拉虎(作者:刘芳)

2017-10-12 14:48

一日,山中发洪水,她抱着树干在河水中顺着河道极速漂流下来。河水浑浊,河面上漂浮着杂乱的树枝和杂草。她紧闭双眼,心中默默祈祷。时间一点点过去,河水由湍急慢慢变得平缓,渐渐地,她和那根被她紧抱着的树干停了下来。耳畔的水流声慢慢减弱,雨点也不再肆虐地砸向她和周围。太阳出来了吗?身上湿透的衣服渐渐暖和了些。许久,她疲乏地睁开双眼,环顾四周。雨停了,太阳从厚重的云层里探出来,晕黄的光线洒向大地,透过河面升起的一丝薄雾,天地混沌一片。她被水流冲到了河水的拐弯处,浑浊的水在这里停息下来,吐出拥挤的黄白泡沫,互相撞击着,参差不齐地爆裂、重生。

她向河的上游望去,河中间的水流依然打着漩迅猛地往下游冲去。她正琢磨如何上岸,忽看到上游汹涌的河水裹挟着一个黑点朝她这边冲来。这个黑点越来越大,逐渐清晰。那是一只孟加拉虎,正趴在一个短粗的树干上随水流剧烈地颠簸而来。她的眼睛瞬间瞪大,呼吸急促,渐渐地能看清楚孟加拉虎被雨水和河水浸湿了的皮毛、凸起的肌肉和紧搭在树干上的厚实爪子。它越漂越近,直到她眼前只能看到这颗硕大的头、那双遇洪水后依旧炯然的眼神。它靠近来的鼻息带着潮湿和温暖呼向她。她定定地不敢动、不敢呐喊,头脑里一片空白。。。。。。不知什么时候,继续冲刷下来的河水将眼前的这只虎和那根树枝又缓缓带入奔腾的水流,渐渐往下游漂去。

她终于爬上河岸,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任洪水过后重新翻土出来的蚯蚓、蜗牛爬过耳际、听凭河水依旧欢唱着翻腾而过。几只羽毛初干的斑鸠唧啾叫着开始在附近掠飞觅食。她缓缓起身环视周围,有几株雨后的灌木树上挂着红色欲滴的饱满果实。她饥渴地蹒跚踱过去, 伸手粗粗地从灌木枝上扫去,撸下一把果子塞到嘴里。 香甜的汁液顺着干裂的嗓子流淌下去,一股清凉和满足传遍全身。

她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又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日月在头顶不变地更替着。她似乎感觉自己和身下的这片土地渐渐融为一体。她或是这山野的一支摇曳的花朵、或是在潮湿的土地和草丛里奔跑跳跃的小兔、亦或是隐藏在太阳光里,照得河水波光粼粼的那束光芒。她起身光脚沿着河岸往前走,这片山野已不见几日前的急躁和衰败,而变得花红柳绿、生机盎然了。空气里混杂着泥土、青草、花朵的芳香。河水已变得清澈了,能看清一些水域的水草、小鱼和卵石。她向河的对岸望去,那边有绿色绵长的草滩,点缀些各色的小花,远处还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青色的山影在背后若影若现。

有什么东西在草丛里晃动,逐渐露出亮闪闪的橘黄道道。这个东西忽然猛地立起来,是它,那只孟加拉虎,那天洪水里的孟加拉虎,它随水流漂到了对岸。她的心倏地一下跳到嗓子眼,突突的心跳声直击耳膜,让她无法呼吸。那虎打望了她一眼,缓缓地朝树林走去。顺滑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四肢和肩背的肌肉骄傲有力地摆动着、矫健的身形稳步地移向树林。她看着它逐渐消失在树林的缝隙之间。

日月照旧更迭着,花丛依然怒放着,招来四处闻风而来的蜜蜂,嘤嘤叫着。阳光又温暖了起来,她渐渐喜欢上这片山野。她可以像岸边的芦苇一样自由摆动,亦可像那披着漂亮外衣的七星瓢虫半煽动着翅膀半牵附着几只细小的腿爬上石块懒洋洋晒太阳。偶尔,她会拿目光望向河对岸,那片青草地,和那片树林。她琢磨着那只孟加拉虎去往了哪里,隐隐约约地希望它的身影会突然从树林的间隙中冒出来。她每天这样生活着,每天这般期待着,时而强烈,时而淡泊。日子像身边的流水一般缓缓流淌。

一天, 一声浑厚的咆哮声将她从睡梦中惊醒。她看到那只孟加拉虎在清晨的薄雾中,在初升的朝霞里英姿勃发地从草丛中奔驰而来。它的毛发随着呼吸起伏着,带着一股生命的力量朝她而来。她又能感受到它炯炯有神的双眼、潮湿温暖的鼻息、那几乎要贴近过来的身体的温度。她似乎觉得这一幕是她期待已久的重逢,是在她心底不知觉已然潜伏了许久的渴望。在她倾听涓涓流水声的时候、在她闭眼陶醉于青草气息的时候、在她独自坐在落日霞晖里观水天一色的时候,这渴望已渐渐植入心底、悄悄发芽、逐渐枝繁叶茂,在又见到孟加拉虎时绽放了满枝头的芬芳。

孟加拉虎在河岸边停住了脚步,目光如炬地望向她,毛发在晨曦的清风里舞动。它似乎是特意从树林里跑来见她,那不经意间的思绪在它心里也蔓延过么?他们如此对望着,太阳逐渐攀高又落下,月光渐渐温柔地撒开来,将他俩的身影笼住。河水熠熠发光,萤火虫带着晶莹的小灯笼在河两岸飞舞着。她心里很温暖,似乎亘古天地间就有此一幕,从未消失过。她轻手捉过来一只萤火虫,将它静静地停放在她的手掌上,萤火虫的光将手心周围照得雪亮。她轻声对萤火虫耳语着,举起手掌,萤火虫鼓动翅膀绕了一圈向对岸飞过去,融入在月光和星光里。那只萤火虫飞到了对岸么?停歇在那只孟加拉虎温暖的毛发上吗?还是在它呼出气息的那堆草丛里?那只虎在酣睡吗?它的梦里有河流、星星、月光、还有那个在河对岸守望它的那个她么?她不舍得睡过去,月光下她依然能见到它卧在草丛里的身影。她摘了一根细长的小草,举着胳膊向对岸的那个背影轻柔地拂动着,似乎小草能从它的脊背上轻轻掠过,似乎她的手能温柔地扫过它的皮毛,停留在它温暖潮湿的鼻头,听它深沉均匀的呼吸声。

她睡过去了吗?还是醒过来了?白昼亮晃晃的阳光刺得她睁不开眼睛,河对岸是一如既往的那片草滩和树林。昨夜的那只孟加拉虎呢?草丛里空空如也。但她分明依旧能感受到它的体温,依然能感觉到那漫天洒下的月光和星光。这是白昼吗?还是星光灿烂的夜晚?身边的青草和树枝摇曳着,身形愈发清晰。那只七星瓢虫又开始慢慢爬上石块晒太阳了。她的心却渐渐沉沦,深陷到无比的黑暗中。她在黑暗中孤寂着,眼角有咸湿的泪水,一如那身边流淌的河。

不知是多少年的期待。。。。。。梦里有虎的呼啸声,是夜里那虎曾经又到过河对岸,躺在岸边的草丛里,陪伴过睡梦里的她么?它是否用鼻息吹拂过她,是否也感受过河对岸她的温度?是否同她一样仰望过那片浩瀚的星空呢?不然空气中为什么时常弥漫过它的味道呢?

 



上一条:在2017级迎新典礼上的致辞(张俊峰)

下一条:边区选举气象新 人民竞选好乡长(作者:薛晋蓉)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