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朝晖与星辰同在

2016-11-22 17:14

曹叶皓

我不知道凌晨四点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的,但我见过凌晨四点的长大。东方既白,星辰犹在。

初来长大,我最爱探求这里一草一木的名字。北门夹道相迎的银杏在凉风下换上秋装;四月烂漫的樱花和垂丝海棠;星星火棘,夏有繁花,秋系红果,于修远大道点缀其间。道路、建筑的命名个个有典可考,含章问远,树蕙群芳。悠长的意蕴让这所工科大学在理性严谨中更平添了几分灵动的气息。

我住在东区的朝晖园,和大家一样跋涉到明远、修远、鸿远上课,在滋兰苑、树蕙园、天行健献祭五脏庙,从逸夫楼汲取精神食粮。同样以“朝晖”命名的大学生活动中心大概是我除了四号床以外呆得最久的地方。

也曾无数次憧憬大学生活,轻松活泼的课堂氛围,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可大一时一心只想卸下紧绷的神经,一放松就在四号床窝了小半年。所以从下学期到现在虽然忙碌但也更加珍惜。感谢团学新闻中心让我在大活有个家,这封情书也就是写给大活大礼堂的。

因为部门工作的需要我几乎看完了大礼堂的每一场演出。无论是彩排时的冷清还是演出时的座无虚席,无论是反复磨合的练习还是有条不紊的表演;无论是灯光华丽上演精彩的舞台还是追光不及处按部就班的幕后我都有幸见证。现在即使坐在观众席我也能看到灯光渐暗,大幕背后道具组清理舞台的身影;能看到后台抓紧时间进行最后一次练习的演员流下的汗水;能看见开场前满怀期待的眼神;我看到的不仅仅灯光的焦点,众人目光汇集处像太阳一样耀眼的舞台之王,还有那像星辰般散落四方,发出点点荧光的全体工作人员,朝晖与星辰同在。

为了呈现一台精彩的演出排练到夜里两点的建院同学,永远准备着备用方案亲历亲为跟进度的学长,因为颁奖环节出了问题一怒之下把手机砸了的楠姐,我们都是小小的星辰。

我为什么会看过凌晨四点的长大,因为我爱它。

(指导教师:霍忠义)


上一条:

下一条:丑 狗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