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蒙蒙细雨(作者:苗雨萌)

2016-11-22 17:05

是夜,又开始下雨,我站在床边,听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又是一个细雨蒙蒙的秋夜。多少次了,从小到大看见蒙蒙细雨;多少次了,它带着种种不同的感情,种种不同的景物。在细雨微风中,我仿佛触摸到了记忆的府邸,它唤醒了我的记忆,像阵阵花香,一起走过的永远也不会忘。

蒙蒙细雨第一次出现是在出生时,它的那时充满了泥土的芳香和希望。那一年秋天雨水连绵,我出生的时候,正是细雨蒙蒙。爸爸给我起了一个琼瑶式的名字——雨蒙。从此蒙蒙细雨便和我连在一起,像是一个亲切的胎记一样,在我的生活里如影随形。

后来,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又看见了蒙蒙细雨。那是一个春天,那年的春天很不友好,全国的孩子都被笼罩在一种叫做腮腺炎的恐怖乌云下。现在想想,其实腮腺炎也不是大病,只是传播快些罢了,可是当时因为新闻和老师的夸大,腮腺炎对于小孩子们简直就是绝症。有一天,我上课的时候感觉忽然有一种中邪的感觉,就像电视剧里那些吸入迷药一样迷迷糊糊的人,极其难受。当时为了求学,所以住在奶奶家里,方便上学。放学后,勉勉强强的走回奶奶家。奶奶看我神色恍惚,一摸额头发现我有些发烧,便连忙将我送去了附近医院。那时,爸爸因为上班忙只有每周末才来看我,而在医院排队的那一刻,我多么渴望爸爸在我身边。

我迷迷糊糊的跟着奶奶排队,医院里满是药味,刺鼻的消毒水味,看着来来往往穿着白衣服的人,我感觉到自己的悲惨,我冷,痛,害怕死亡,而爸爸却不在身边。透过高大的透明窗看去,外面开始下雨,突然想起老师早上还让我们背过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正在我冥想之际,突然一只大手摸了摸我的头,我抬起头,竟然是爸爸来了,爸爸的衣服湿漉漉的,一看就是冒雨赶来的,那一瞬间,突然觉得神志恢复正常了,腮帮也没有那么疼了。看着爸爸温柔却急切的目光,我安心下来继续排队就医。那是第一次,我深切的体会到,只要爸爸在我身边,一切都会好起来。我在进门诊部前,又闻到了蒙蒙细雨,这次是春天独特的花香和清新,还有安心的味道。

求学路遥,最喜欢的便是初中。最美的青春在初中度过,最好的朋友在初中结识,然而就在我风光无限的初中,却经历过让我初中长达一年活在担惊受怕的阴影。记得在广播里听过一句话,最好的学校里也有差生,最坏的学校里也有优等生,这句话细细品味,简直经典。那是上初一时,四月的某一天,那一天,我又看见了蒙蒙细雨。

放学的铃声大作,我和同伴们和往常一样,边说边笑的离开学校。刚出校门,我和同伴便被学校隔壁的护校几个女孩强行拉到了荒无人烟的老操场里。她们比我们大几岁,画着妖艳的浓妆,涂满五颜六色指甲油的手上还拿着点燃的香烟。其中一个女孩,开口就是问我们要点零花钱去玩,她看似笑着,可她的眼底肆虐着冷光。我和同伴害怕的哆嗦,拒绝了她们。我们害怕,难过,为什么这里没有人,为什么要欺负我们。可能是双方僵持不下,我们想逃,被她们拉住,天上开始下起了下雨,其中一个粗暴的女孩“啪”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我至今都记得她面目可憎的神情。我和同伴的女孩,被她们在雨中殴打,我以为我要死了,我的愤怒,我的激昂,充满了整个身体。蒙蒙细雨,听不懂我的恸哭,这天的雨没有味道,只有黑暗,连点萤火的光都没有。爸爸却在这时出现了,他后面还跟着学校的几个保安,他看见我倒在雨中,身上遍布青肿,他急的想打那几个女生,却被保安拉住。爸爸拉着我和受伤的同伴就往医院去,那一刻终于可以不用再咬紧牙关忍眼泪了,终于可以让我在爸爸身边嚎啕大哭,我不知道为什么校园暴力这样的事情会出现在我的身上,我真是恨不得杀了那几个女生,可是我不能这样做,这雨打在我的身上,和我的眼泪融在一起,流进了嘴里,这是我此生尝过最苦的液体。

随后,那几个女孩被扭送进了公安局,因为她们已经成年,并且已经不是初犯,所以被护校革除学籍,再也没有见过她们。而我却过了一段担惊受怕,郁郁寡欢的日子。爸爸那段时间对我呵护备至,我很多时间都后怕,如果爸爸当时没有出现,我会怎样,那些凶狠的女人一定会将我打的遍体鳞伤。那天的蒙蒙细雨,和爸爸愤怒而又心疼我的神情,可能会一直留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后来,我的人生路上又经历了许多蒙蒙细雨的日子,细雨中偶尔有恬静的风,偶尔有轰隆作响的雷,但是我的爸爸,在给我起名雨蒙后一直陪伴我经历所有雨季。是他赐予我名字,教我读书识字,将我悉心教导,免我惊,免我苦,免我颠沛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太宰治说过,人为革命和爱而生。爱你,我的爸爸。愿那蒙蒙细雨再次出现时,总有彩虹相伴。

(指导教师:霍忠义)



上一条:记忆里的一双手(作者:仙热巴努)

下一条:我和我的猫(作者:王斯阳)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