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我和我的猫

2016-11-22 17:01

王斯阳

你喜欢猫吗?

我很喜欢。

小猫的眼睛是很朦胧的,甚至连瞳孔的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一身软软的绒毛覆在那小小的身体上,让人忍不住要将她抱在怀中轻轻抚摸一番。阳光也很是怜爱这柔软的生命,一捧光芒倾洒下来,小猫变得有些透明,像个精灵。

我曾拥有这样一只猫,与她一同度过了三年的时光。

我们相遇在一个漫天都是火烧云的黄昏之中,仿佛命中注定。她由草丛中款款向我走来,就像一个恋爱中的少女走向她的恋人那样地小心,那样深情。她来回蹭着我的小腿,她小心地靠近我手中地食物,她说,“喵。”

在某些民族的传说中,猫是拥有魔力的魔女,此时此刻我对这点坚信不疑,只是这样小小的动作,只是这样小小的声音,就令我一头栽了进去,为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没有一秒的犹豫,我向她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在了怀中。她的身子是那样的小,那样的柔。我在心中说,我喜欢你。她像是有所感知,舔了舔我的手指。

就这样,我每天都会抽空去看看她,她总是待在我们相遇的地方,恍惚中我甚至以为,她在对我笑。

我想花些时间来回忆回忆我的猫,我的她。

她挺好看,一身雪白的毛发,耳朵却是黑色的,对于猫的品种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只是固执地认为,她很好看的。她尚年幼,我可以用一只手将她高高托起;喵喵叫的声音也很轻,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带走似的。我一走近草地她就跳出来了,很是得意地依偎在我的身边,懒懒散散地吃着我带来的吃食,最后再伸个懒腰,简直可爱的不行。

每到分别地时候都很难熬,虽然知道明天还能再见,依旧特别不舍。我留恋于她的毛发,她的呜咽,她把前爪搭在我身上,企图将我挽留。她的瞳色逐渐明晰,祖母绿的眼珠直直地盯着我,使我一次又一次地心软,再为她停留两分钟。

我们仿佛真的与世俗上的恋人没有差别了。

一只猫与我相爱。

那段时间,我的心中丁点阴霾都没有,从日出到日落一直都是微笑着,四季的更替好像也变的不再那么明显,只要能看到那团的毛球,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觉得非常,非常幸福。

不幸的是,乌云总会来,大雨总会那么突然就倾盆而下,从来不会给你足够的时间去应对。

雨来的非常突然。我坐在窗边向外看,心里的担忧逐渐扩大,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猫会感冒吗......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我正打算向外冲,被班长一把拦下,“跑什么跑,先把值日做了再走。”

你懂什么,我的猫在淋雨啊,她很可能正在找我,或者向别人求助,快让我走吧,快让我走吧!我咬咬下唇,闷声道了个歉,到墙角拣了一把笤帚。我无法反抗这些命令,说我胆小也好,软弱也罢,总之,我还是做了值日。

大雨中等待我的只有一片空了的草地——我甚至没有给她起什么名字,张张嘴,都不知道要喊些什么。我只好踩进泥里,一点一点拨开草丛,笨拙地学着猫叫。

快出来吧。快出来吧。你不能再淋雨了。我带了很多吃的。快出来吧。

她走了。

猫是一种很骄傲的生物,不能容忍等待,不能理解在自己孤独无助的时候那个一直以来都视为依靠的人为什么一直不出现,还是不出现。她如果是人类的话,脸上的表情或许会很失落,或许会很难过。

她走了,我再也找不到她的踪迹。

我也再也没有养过什么小动物了。

你喜欢猫吗?

我很喜欢。

我曾亲近过一只猫,她很好看也很乖,她有时会趴在我的身边,蹭蹭我的手臂,阳光给她的皮毛染上金光。我渐渐无法寻到她的踪迹,直到某日在某个街角,我看到一只长得很像她的猫,一样的体态一样的皮毛一样的绿色瞳孔,小猫款款向我走来,就像一个少女走向她的恋人,那样小心,那样深情。

嗨,好久不见了。

我感觉自己就快要哭出来了。

(指导教师:霍忠义)


上一条:蒙蒙细雨

下一条:一道频率 一段记忆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