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创作

一道频率 一段记忆(作者:马 蕊)

2016-11-22 17:00

“长安大学广播台是隶属于党委宣传部的校级组织,欢迎大家的加入……”一片掌声响起,不禁将我的思绪带回了初进台的时候。

百团大战中我果断向校广播台交了报名表,并经过层层选拔如愿以偿地留在周一新闻组,当了一名主播。记忆中第一次上节目恰逢那一年的初雪,那时我还只是一名实习播音,为了下午的节目,从拿到稿子的前一天晚上就开始准备,怕影响舍友睡觉,拿着稿子锁上阳台门,对着窗外一遍一遍地熟悉着枯燥的新闻内容,已经不记得自己读了多少遍了,只记得那晚的寒风嗖嗖地吹,吹得树叶一直沙沙作响。周一清晨,冬天六点半的长大,校道上漆黑一片,宿舍楼没有往昔的灯火通明,整个学校都还在沉睡中,一切都那么安详宁静。走在去放起床号的路上,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掉落人间的精灵,轻盈的脚步踩在枯黄的落叶上,发出咔哧咔哧的脆响。到了台里,打开机器,拖好起床音乐,打开监听,我听到了整个校园回荡起的悠长乐章。

下午飘起了小雪,坐在麦克风前,冰冷的双手反复交替地拿着稿子,为了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发抖,我向左窗看去,那是属于十三楼的独特风光,傲然屹立的图书馆和刻意雕塑的植物造型在另一个视角下原来是这般美丽。学长的一声“准备”让我又不由得紧张起来,整期节目是在手脚冰凉的状态中做完的,零差错,正常发挥,我觉得我尽力了。

“这里是FM84.1长安大学校园广播周一新闻新世界,我是播音马蕊!”每周一我都会和大家以这样的方式准时见面;每周一我都会错过吃饭时间,一下课就跑向行政楼13层,风雨兼程地行走在同学们从教学楼到食堂的路上;每周一我都两次走在沉睡的校园中,早晨出宿舍舍友们还在酣睡,晚上放了熄灯号回到宿舍舍友们已进入梦乡。但是“累“这个字从来没有在我脑海中浮现过,如果一定要说个原因,那就是——我愿意!在热爱的地方做热爱的事情,带给我的不只是收获,更多是幸福。

其实也不全是美好的,但也正因为有过不和谐,才更让人难忘。由于学姐学长都是很严肃的人,我们组的氛围一直比较僵硬,开始几个星期大家各做各的,没有交流,做节目时候问题就来了,少沟通造成没默契,两个人语速不同,播稿僵硬没有交流,节目效果自然很差,学长学姐批评是肯定的。我想:如果要改变组织氛围就应该打破上下级,而不是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和我们拉开距离,看似是因为等级关系更好管理了,但却不是真正的团结。我把这些心里话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告诉学姐之后,却只得到了她敷衍性回答——“知道了!”随之而来的便是后面几期节目换了组里另外一个女播音,还有学姐对我的视而不见,当时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感觉,是我做错了吗?是我多嘴了吗?后来我索性不再提起这件事,组里的氛围还是很僵硬,但不变的是我依旧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我和搭档的默契与友情也在一期一期的节目中慢慢建立起来,后来我才发现自己所得到的远比那些忍气吞声更值得,经过一年的磨练,我已不再是那个冒冒失失莽莽撞撞的小女孩。

一年内的每一个周一,每一次播音,由最初的语速情感不协调到一个眼神就读懂搭档的意思;每一次节目的突发状况,由最初的手足无措到如今的冷静处理,沉着应对;每一次新台标的录制,由最初的一句话录几个小时还要加后期处理到后来一条就过的老练;每一次走在沉睡的校园,由最初一个人的寂寞到一群人的欢快。短短的一年,在广播台的见证下,我们的变化太多太多,我也知道自己现在没有资格说我给了这里什么,但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会让广播台见证的成长,转变为长安大学党委宣传部广播质量的提高。

新的一年纳新又开始了,我站在迎新帐篷里宣传着:“欢迎加入长安大学校广播台,你的大学需要这个频道……”

(指导教师:霍忠义)



上一条:我和我的猫(作者:王斯阳)

下一条:长大的那些花儿……(作者:王睦芳)

关闭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雁塔区长安路   邮编:710065    电话:029-8866608    版权所有:文学艺术与传播学院 CopyRight © 2016   技术支持:泽瑞通信  旧版回顾